新四軍女兵 30集全

主演:
趙子琪黃維德劉威葳
導演:
丁黑
類型:
電視劇 愛情戰爭
地區:
內地
年份:
2009
新四軍女兵 第1集
南昌的新四軍軍部,分管政治宣傳工作的申漢,正在為剛剛被任命為戰地服務團團長的馬靖平進行干部配備工作。被任命為戰地服務團秘書長杜鐵英,因長期被國民黨關押在牛行監獄,沒有信息來源,不了解國共合作,錯將前來接自己出獄的馬靖平當做叛徒,拒絕出獄,后經申漢勸導,方才知道真相,同意出獄,并開始準備成立戰地服務團的各項事宜。
新四軍女兵 第2集
文藝才能出眾的向瑞云和司徒芬芳都加入了馬靖平的戰地服務團。外出置辦演出用具時,向瑞云成功勸導有表演天賦的商賈之女林蕤加入服務團。卻又幾乎與久未謀面的父親擦身而過。幾經周折,馬靖平終于帶領著團員們登上了駛向南昌新四軍軍部的輪船。南昌戰地服務團繼續招兵買馬。杜鐵英和申漢卻有了意見分歧。剛剛結束牢獄生活的杜鐵英顯然還沒有適應國共合作的新形勢,對于出身成分不好的應征者也有很深的成見。
新四軍女兵 第3集
時間緊任務重,向瑞云等人開始緊鑼密鼓地排練工作。與此同時,每天的街頭宣傳工作也沒有落下。馬靖平為能夠借到合適的演出場地東奔西走,但各戲院經理卻都在觀風,不愿意貿然將場地借給剛成立不久的新四軍。馬靖平從南昌大戲院經理朱熹泰身上看到轉機,決心三顧茅廬,感化朱熹泰。向瑞云等人努力地排練著1?28演出節目。認為跳舞只是花拳繡腿的陶七妹,在與向瑞云的比試中迅速泄了氣。
新四軍女兵 第4集
為保證1?28演出活動不再出現彩排時的狀況,上級派來了伍元龍團長帶領的特務團進行保護。彩排砸場,造成演出所用的道具槍丟失,向瑞云求助于王昌馥。王昌馥借來了特務團的真槍,卻因先斬后奏被關了禁閉。向瑞云和伍元龍理論,得知真相的伍元龍爽快放人。1?28抗日文藝晚會如期舉行,吸引了南昌各界人士前來觀看,其中包括江西省政府的官員。為了強化全場愛國熱情,馬靖平臨時決定更換節目單,并命令啟明創作一首壓軸大合唱。
新四軍女兵 第5集
在與向瑞云的接觸中,特務團團長伍元龍對向漸生好感,多次約向吃飯談心,吐露心事。這種情況,又一次引起了杜鐵英的警惕,她首先讓向瑞云上交與伍的聊天記錄,后又派小山子跟蹤伍元龍和向瑞云。杜鐵英的種種行為最終導致了矛盾的激化。伍元龍當著眾人的面宣布了對向瑞云的好感,伍受到降職處分并調離江西。向瑞云壓力很大,賭氣說:不把鬼子打跑,就不談戀愛。
新四軍女兵 第6集
列車駛入玉山車站,馬靖平決定服務團原地休息兩個小時。陶七妹私自放了小山子回家探親,小山子回到家,才發現母親病危,為送母親最后一程,小山子顧不得紀律,留在了家中。大家都以為小山子做了逃兵,陶七妹也因放走小山子大受批評,列車上不再有歡聲笑語,取而代之的是沉悶的空氣。趕了一整天路得小山子最終追上了大部隊,但迎接他的卻是杜鐵英的嚴厲懲罰——開除軍籍。向瑞云為小山子鳴不平,與杜鐵英再起爭執。
新四軍女兵 第7集
司徒芬芳的處女劇本《一個打十個》獲得馬靖平首肯,開始排演。但身為烈士子女,應被送往革命圣地延安的司徒卻在去與留之間徘徊。文曰白所授戲劇課引起陶七妹的興趣,七妹對這個大知識分子的看法有所改觀。新劇《一個打十個》在面向老一團的演出中獲得官兵好評,老一團高團長一時興起命令團里的花鼓隊為服務團表演花鼓戲,但因內容低俗遭到杜鐵英抵制,杜鐵英過于直接的言辭惹怒了自尊心極強的高團長,致使馬靖平和杜鐵英被沖動地高團長管了禁閉。機智的向瑞云設計救出馬、杜,自己卻因飲酒過量進了醫院。司徒芬芳終于決定留在服務團,成功飾演《阿Q正傳》中吳媽一角的林蕤將申漢深深吸引。伍元龍和王昌馥都已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對向瑞云的好感,向瑞云口中堅持,心里卻暗起波瀾。向瑞云遞交入黨申請書,杜鐵英接受,并對向瑞云提了意見,但二人依然話不投機,不歡而散。美國記者安妮前來對新四軍進行采訪,敬業的安妮放棄了軍部為其安排的良好條件,堅持和女兵們同吃同住,
新四軍女兵 第8集
不過,新四軍的生活顯然是艱苦的,還沒能真正適應的安妮和她的臨時翻譯盛子鈺都應誤食毒蘑菇而中毒,為了催吐,七妹給她們灌了大糞。將安妮引以為知音的啟明前來探望中毒后尚未痊愈的安妮和盛子鈺。熱情大膽的安妮向啟明表露愛意,啟明被動接受。杜鐵英得知后大為不滿,堅持要處分啟明。在馬靖平的勸導下,杜同意暫時隔開安妮和啟明,冷處理這件事。安妮應國民黨五十軍軍長郭勛祺的邀請,對五十軍進行訪問,翻譯盛子鈺隨行。盛子鈺和劉文舉再次相遇。安妮認為五十軍雖在裝備上強過新四軍,但士氣卻大大輸于后者,郭軍長雖同意安妮的看法卻對此表示無奈。盛子鈺勸說劉文舉加入新四軍,劉深感身不由己。二人不得已再度分手,盛子鈺感慨大時代中人之渺小,內心委頓,幸得安妮安慰。黨員會議,馬靖平恢復黨籍,盛子鈺和司徒芬芳入黨,而向瑞云卻意外地被排除在第一批入黨名額之外。杜鐵英和向瑞云談心,依然沒有實質性進展,但向卻表示接受組織考驗。馬靖平原以為向瑞云會想不通,
新四軍女兵 第9集
女兵們的衛生問題引起領導注意,安妮捐出她的版稅,來建立新四軍的第一個滅虱、洗澡和癬疥治療站。但新四軍的藥品及醫療器械依舊奇缺。組織決定讓向瑞云深入敵占區上海置辦藥品,馬靖平要求向先回家一趟,向接受任務。與負責保護她安全的伍元龍一起上路。回家后的瑞云得到了父母的諒解和支持,學習醫療專業的妹妹瑞星也愿意加入新四軍。三人來到上海準備求助從事醫藥采購業的瑞云姨夫。扮作夫妻的伍元龍和向瑞云很快贏得了姨夫姨媽的同情,卻發現事情的關鍵在于說服瑞云妹妹瑞華的追求者——漢奸潘文虎以拿到日本人的批文。瑞星向瑞華坦白一切,富有愛國熱情的瑞華答應幫忙。向瑞云外出執行任務幾乎使女兵們的生活變成一團亂麻,人人都表達了對向的想念,包括杜鐵英。由于向瑞云的缺席,和五十軍的一場女子籃球友誼賽,馬靖平杜鐵英等人只能找來對籃球一竅不通的林蕤、盛子鈺等人進行集訓。最終,這支非正規軍雖然輸掉了比賽,卻也因其作風頑強得到了對手的尊重,
新四軍女兵 第10集
安妮將兩千美元稿費全部捐給了新四軍,學文化小有所成的陶七妹為這筆錢找到了好去處。向瑞云順利完成任務歸隊,還帶回了妹妹向瑞星為團衛生所補充力量。向瑞星見到馬靖平時的反應引起眾人一片嘩然。被暫時安排在醫院實習的向瑞星以其出眾的醫術和良好的服務態度獲得醫院領導的賞識以及病員的喜愛,但也因其沒有真正適應部隊生活而惹出一些麻煩。向瑞云好心提醒妹妹,瑞星并不領情。周恩來副主席要來云嶺視察,服務團成員都很激動,希望能有機會為副主席演出,一睹這位高級首長的風采。馬靖平向申漢提出為周演出的請求,申漢答應盡力一試。馬靖平企圖勸說向瑞星不要應允醫院院長讓其留在醫院的建議,卻發現這位曾經的小妹妹早已對自己情根深種,根本不愿意留在部隊醫院。面對瑞星的熱情,馬靖平不知是喜是憂。
新四軍女兵 第11集
馬靖平使出奇招,終于請來周副主席觀看服務團的演出。演出大獲成功,周恩來不僅肯定了服務團的工作,還解了服務團不許談戀愛之禁,并希望符合“二五八團”標準的同志能夠早日解決個人問題。繁昌之戰打響,馬靖平組織精干人員,到戰場實地采訪,為直接創作對日作戰的題材的作品做準備,向瑞云、陶七妹等都在其列。小分隊成員迅速與前線官兵融為一體,盡力為其服務,贏得了官兵們的尊重。與此同時,前線戰士奮勇殺敵的斗志以及偶然間流露的脆弱與感傷也給了小分隊成員無限的感動和豐富的藝術素材。小分隊采風歸來,為在最短時間內拿出最有質量的文藝作品,服務隊的所有成員統一思想,全心全意為作品服務。馬靖平要求向瑞云和司徒芬芳把在前線的所見所聞寫成帶有紀實性質的多幕話劇。向瑞云和司徒芬芳在馬的鼓勵下閉關五天五夜,完成了多幕話劇《血戰繁昌》。飽含真情實感的戲劇無疑是動人的、震撼的,在慶祝繁昌戰役大捷的演出中,《血戰繁昌》感染了所有的演員和觀眾,
新四軍女兵 第12集
獲悉傳聞的馬靖平和杜鐵英很快召開大會為向瑞云正名。會上,杜鐵英對向瑞云的客觀評價打動了啟明。在與老戰友的交流中,啟明了解了杜鐵英辛酸的歷史,感動異常的啟明主動對杜示好,杜驚異之余冷淡回應。河邊,向瑞云和杜鐵英終于結束了漫長的磨合期,冰釋前嫌。一場惡作劇使得原本和睦相處的陶七妹和文曰白惡言相向,文母為緩解二人關系,向七妹傾訴了曰白的出身之苦。七妹大為感動,并答應要替文母照顧文曰白。馬靖平和杜鐵英再次向分管領導爭取向瑞云的入黨資格,分管領導同意召開支委會,專門討論向瑞云的入黨問題,可事情卻因上級懷疑向瑞云是托派分子,又一次功虧一簣。瑞星因瑞云的事誤會馬靖平。知道自己無法入黨真相的瑞云傷心之余亦感到深深地恐懼。日軍轟炸了醫院,服務團的小周和文母都因空襲去世,陶七妹情急之下的真情流露令悲痛欲絕的文曰白有所安慰。上級安排有托派嫌疑的向瑞云離開服務團去教導大隊擔任文化教員,瑞云深感絕望,
新四軍女兵 第13集
馬靖平送來向瑞星的供給關系,瑞星對馬的誤會日盛,認為馬是沒有殺伐決斷的縮頭烏龜;可另一方面,瑞星仍然難掩對馬的愛慕,這復雜的感情讓瑞星陷入矛盾與糾結之中。為適應新形勢,服務團將跟隨新四軍開赴蘇南前線,馬靖平決定組織服務團成員排演一臺告別演出——《大時代的巾幗英雄》。劇中眾多女性形象令原本就缺乏女演員的服務團更顯捉襟見肘。幸而向瑞云主動請纓暫時回歸服務團,解了馬靖平等人的燃眉之急。告別演出盛況空前,無法繼續追隨服務團的向瑞云卻有著別樣悲涼,匆匆交代了妹妹向瑞華的參軍事務后,瑞云獨自離開了這個傷心地。服務團剛到達蘇南,申漢便給司徒芬芳、盛子鈺和林蕤布置了新任務——做群眾工作。從未經受過此種鍛煉的三個女兵頓覺苦惱萬分,在馬靖平的指導下,她們決定先搞一個農民抗敵協會。農抗會第一次會議,申漢幫林蕤撐了場子,林蕤為申漢的風度魄力折服。啟明為女兵們做群眾工作向杜鐵英鳴不平,卻沒料到女兵們早已轉變了思想。
新四軍女兵 第14集
盛子鈺決心講祖父留給自己的遺產三十萬元全部捐獻給新四軍,她的行為得到領導贊許。服務團去上海招收新團員,文曰白自告奮勇只身赴險。馬靖平動員盛子鈺回泰國拿回遺產,盛子鈺不知此一去再見馬將是何年何月,頓感傷懷。但軍令如山,盛子鈺只得接受任務和去上海招兵買馬的文曰白一同離開了服務團。盛子鈺遠行,馬靖平也感受到了分離的苦澀。文曰白回到上海,設計成功帶走了即將為人婦的向瑞華。為面向國民黨友軍演出,服務團成員們努力排練話劇《魔窟》,飾演孫大娘的杜鐵英在表演中逐漸釋放了天性,開始真正與服務團其它成員相融合。申漢對《魔窟》的彩排非常滿意,但也對演員們的表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服務團精彩的演出贏得了國民黨官兵的一致好評,曾對新四軍不屑一顧的國軍林中將也放下了身段,向申漢祝賀演出成功,申漢十分激動。脫離服務團的向瑞云依然深陷苦惱之中,雖得王昌馥悉心關照,卻仍無法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新四軍女兵 第15集
為動員部隊渡江北上,申漢要求馬靖平帶領的服務團排演幾個節目,同時申漢再次向馬提出牽紅線的要求。新節目需要一件凡立丁軍裝,馬靖平故意命令林蕤一個人向申漢借。情根深種的申漢慌亂間把自己的情詩塞在了借給林蕤的軍裝口袋里。啟明在演出時無意間發現了申漢的情詩,便向林蕤透露,林蕤央求啟明不要告訴其他人,啟明嘴上答應,私底下卻將消息告訴了司徒芬芳,引起了司徒芬芳與林蕤的不和。林蕤在馬靖平的引導下理解并接受了申漢的心意。馬靖平也從申漢和林蕤的身上感受到自己愛情火苗的暗自搖曳。準備接受申漢的林蕤,卻因故錯過了與即將開赴前線的申漢的見面機會,只讀到一封申漢留下的信。
新四軍女兵 第16集
杜鐵英唱山歌啟發了啟明的靈感,記譜之余,山歌也輕輕撥動了二人的心弦。文曰白終于將向瑞華帶到了部隊,甫一到達的向瑞華卻發現姐姐和妹妹都并不如文曰白所說于自己在同一部隊。瑞華自覺受騙上當,沖動地去與文曰白理論,受到了馬靖平和杜鐵英的批評教育。向瑞華在部隊訓練的砥礪中日漸成熟,得知瑞華加入新四軍的消息,瑞云瑞星都很激動。盛子鈺在泰國接受了遺產,回到上海卻遭遇打劫,身無分文的盛子鈺無奈之下竟去求助向瑞華的姨夫方先生。因瑞華逃婚而早已對白、盛二人懷恨在心的方先生以綁架的罪名將盛子鈺送進了警察局。
新四軍女兵 第17集
警察局里求告無門的盛子鈺巧遇李貴書,李作保救出了盛子鈺,并答應子鈺幫其賣掉房產。身在前線的申漢為馬靖平寄來了陳毅同志作詞的《保衛郭村》,與此同時飽含對林蕤思念的數封信件也隨之而至。盛子鈺順利完成任務回到了服務團,還帶來了油印機。申漢和林蕤的戀人關系基本確立,馬靖平向申漢建議調林蕤去政治部做機要秘書,方便二人見面,此消息不脛而走,再次引起司徒芬芳對林蕤的不滿,為挽回與司徒的友誼,林蕤負氣說出與申漢斷絕往來的言辭,幸得馬靖平勸導,事態才有所平息。林蕤的戀愛使服務團里刮起了一陣愛情的春風,得知先瑞華是文曰白初戀女友的陶七妹醋意大發,但礙于向瑞華的面子只得收起內心洋溢的情意;啟明在征得馬靖平同意后,大膽的向杜鐵英表達了深埋心底的愛,杜鐵英嘴上雖不接受但在馬靖平的影響下竟也有所心動,甚至一改往日鐵面形象,在思想轉不過彎來的的司徒芬芳面前扮演起知心大姐的角色;善于做別人思想工作的馬靖平顯然也有些心猿意馬,
新四軍女兵 第18集
相比之下,身在皖南的向瑞云感情生活就略顯沉悶。伍元龍和王昌馥二人對向瑞云的愛意有增無減,但尚處逆境的向瑞云顯然沒有心情舞弄風花雪月,甚至有刻意回避之嫌。一盤兔肉包含著伍、王二人的深沉愛意,但最終究是神女有意,襄王無夢。為穩定蘇北的大環境,上級派遣馬靖平爭取其老同學江智良和江廣發保持中立。接到任務馬靖平帶著盛子鈺和司徒芬芳出發了。而國民黨方面兩位值得爭取的將領也得知了馬靖平即將到來的消息。馬靖平、盛子鈺、司徒芬芳三人為談判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抵達泰州的馬靖平一行受到了二江的殷勤款待,盛子鈺和司徒芬芳迅速贏得了兩位官太太的好感。馬靖平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一番說辭以及開出的條件令二江無從拒絕,和談成功。盛子鈺和司徒芬芳被誤認作馬靖平的兩方太太,被點中心事的盛子鈺卻被酒醉的馬靖平錯喚成向瑞星。為貫徹黨中央在蘇北開辟民主抗日根據地方針,服務團須連夜越過幾道封鎖線,完成北上行動。行動在杜鐵英的帶領下,
新四軍女兵 第19集
服務團剛到達蘇北,盛子鈺和司徒芬芳便迫不及待的前去看望已調到機要室工作的林蕤。深厚的友誼終于沖淡了司徒對林蕤的不滿,一句“祝你幸福”使二人和好如初。陶七妹負傷,文曰白對向瑞華大為光火,瑞華雖滿心歉疚,但面對咆哮的文曰白仍然感到委屈。文曰白向組織打了戀愛申請,愿與陶七妹攜手并進,馬靖平卻認為這是文的一時沖動,決定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組織決定處分拖了服務團后腿的向瑞華,馬靖平依舊保留意見。盛子鈺在上海的房產成交,需要盛去上海辦理手續。村口,盛子鈺與馬靖平依依惜別。向瑞華被關了禁閉,但心里仍舊覺得委屈,馬靖平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三下五除二解決了瑞華心里的疙瘩,使她重新振作了起來。
新四軍女兵 第20集
由于和向瑞云的特殊關系,上級將王昌馥調離教導大隊,肖政委勸王昌馥不要因為向瑞云斷送了自己的前程,王不以為意。王昌馥同向瑞云告別,但瑞云的態度令昌馥暗自神傷。泰州二江履行和談承諾。盛子鈺順利拿到25萬巨款抵達黃橋,同瑞云瑞星姐妹相見。不知就里的瑞星向子鈺吐露心聲,拿著馬寫給瑞星的情書,子鈺一時竟不知如何自處。新四軍被迫撤出皖南,遭遇千古奇冤——皖南事變。新四軍遭受重創,葉挺軍長前去與國民黨和談,臨行前已知此行兇多吉少的葉挺將盛子鈺捐出的25萬還給了盛,并叮囑其好好保管這筆寶貴的軍費。未出所料,葉軍長被無故扣押。身處蘇北的馬靖平、林蕤等人,在得知皖南事變爆發后都非常擔心。但馬靖平卻堅信革命道路雖然曲折,但前途終將光明。
新四軍女兵 第21集
在伍元龍帶領下,新四軍余部準備突圍,依然受到國民黨部隊蠻橫的狙擊,眼見自己的兄弟們一個個的倒下,悲憤的向瑞云不顧個人安危高呼:“中國人為什么要打中國人啊!”短暫的寧靜后,國民黨部隊的狙擊手法卻更加兇殘,突圍過程中,盛子鈺不幸受傷。向瑞云、向瑞星、盛子鈺三人掉隊了。為躲避國民黨的搜查,三人躲進了一戶貧苦的阿婆家,雖經老人傾其所有照顧和保護,三位新四軍女兵卻仍沒有逃過國民黨軍隊的魔掌,盛子鈺不幸被強暴,深知兇多吉少的盛靈機一動將25萬巨款塞在了墻縫中,瑞云、瑞星也被抓住。已升級為處長的劉文舉趕到,嚴肅處理了強暴盛子鈺的兩名士兵,卻又在心中深深看扁了遭受不幸的盛子鈺。
新四軍女兵 第22集
劉文舉將抓獲的三名女兵押送至搜捕新四軍的臨時駐軍戰地救護所。仰慕向瑞云的劉文舉以可以助向逃脫為誘餌對向提出非分要求,遭向嚴詞拒絕。國民黨將抓捕到的新四軍殘部全部押解到了位于上饒的所謂“第三戰區軍官訓練大隊”,企圖用洗腦的方式讓這些新四軍官兵變節。在這里,向瑞云等人與伍元龍、王昌馥和小山子重逢。訓練大隊的中隊長首先采取了各個擊破的方法,要求向瑞云寫《悔過自新書》希望能在她身上打開突破口,但向瑞云大大的“無悔”二字,讓庸碌的中隊長無計可施。緊接著,中隊長的“洗腦訓話”也遭到了新四軍將士的嘲弄,惱羞成怒的中隊長終于顯示出其兇殘本性,開始對“冥頑不靈”的新四軍施以暴力,首當其沖的是伍元龍和小山子,其他人則被安排去做重體力活。
新四軍女兵 第23集
面對敵人的殘酷壓迫,伍元龍、王昌馥等人決定成立黨支部,同敵人斗爭。熬刑不過的小山子精神崩潰,終被虐待致死,國民黨封鎖消息。為抗議敵人的野蠻行徑,新四軍被捕人員開始絕食抗議,給中隊長造成很大壓力。為穩定被捕新四軍的情緒,讓他們放棄絕食,中隊長企圖從伍元龍處打開突破口,遭伍元龍冷嘲熱諷。惡毒的中隊長立刻還原其本來面目,將伍關進布滿鐵蒺藜的站籠。遍體鱗傷的伍元龍得到了訓練中隊里蔡班長的幫助。中隊長的愚蠢行徑引起了國民黨內部的不滿,為防止事態擴大,中隊長只得全面提高伙食標準,卻仍無人買賬。堅定地新四軍們用信念維持著自己的生命。向瑞云在獄中書寫入黨申請書,不幸被中隊長發現,瑞云拼死相奪未果,申請書交至劉文舉處。劉文舉要求中隊長說出小三子的墓穴所在,并依照王昌馥的提議調走了兇殘的中隊長,平息了絕食風波。小山子墳前,劉文舉宣讀了向瑞云的入黨申請書,繼續以國民黨的理論對新四軍進行所謂的“更新”。
新四軍女兵 第24集
劉文舉希望向瑞云等原新四軍服務團成員可以在獄中成立“更新劇團”,遭向瑞云拒絕,但伍元龍、王昌馥等人卻認為這是一個傳遞消息的機會,于是向瑞云有所保留的答應了劉文舉的要求。蔡班長利用幫向瑞云等買化妝品的機會,傳遞了新四軍新軍部成立的消息,伍元龍決定讓王昌馥、向瑞云、向瑞星越獄,將訓練大隊黑幕公諸于眾,以造成強大的輿論壓力。向瑞云卻將這次機會讓給了知道25萬元巨款所藏之處的盛子鈺。在向瑞云的掩護和蔡班長的帶領下,越獄三人成功逃出了訓練大隊,坐上了逃亡的火車。盛子鈺拿回了藏在墻縫中的巨款,三人卻因一個投敵寡婦的出賣而遇險,王昌馥受傷被捕,瑞星子鈺二人虎口脫險。伍元龍和向瑞云因越獄事件遭受酷刑,劉文舉也因管理不善受到牽連。
新四軍女兵 第25集
無路可逃的向瑞星和盛子鈺受到了地下黨員吳修望的庇護,并在吳的悉心照顧下恢復了身體健康。受傷被捕的王昌馥又一次被帶回了上饒訓練大隊。上饒訓練大隊發生暴動,喪心病狂的國民黨槍殺了訓練大隊中被捕的新四軍,伍元龍、王昌馥、向瑞云等英勇就義。在吳修望的帶領下,盛子鈺和向瑞星準備渡江逃離,卻意外遇上國民黨的追捕幾乎功虧一簣。中槍后的瑞星,為不拖累子鈺堅持不再渡江,只將自己的日記本交給子鈺,懇求將其交給馬靖平,子鈺無奈含淚離去。盛子鈺終于來到新四軍新軍部,將25萬巨款和瑞星日記分別交給了申漢、馬靖平,眾人感慨萬千。閱讀了向瑞星日記的馬靖平心中五味雜陳。得知盛子鈺訊息的服務團成員紛紛要求看望盛,被馬靖平駁回。馬將瑞星的日記交與瑞華閱讀,瑞華深受感動和震撼。為應對敵偽對我蘇北抗日根據地大舉進攻和掃蕩,新四軍后方機關決定立即疏散。馬靖平調任敵工部長,服務團則由杜鐵英任團長,啟明任副團長。申漢要給馬靖平做媒,
新四軍女兵 第26集
戰地服務團必須通過敵人的封鎖線,向瑞華用生命為服務團爭取到了珍貴的突圍時間。文曰白為瑞華的死感到內疚,認為瑞華是因絕望而死,受到所有團員的斥責。瑞華的死給與杜鐵英的震動也是巨大的,她終于接受了啟明的愛。轉眼,時間已指向1949年,向氏三姐妹之父向墨衷的一則尋人啟事引起了原戰地服務團成員的注意,在馬靖平的帶領下,眾人找到了向墨衷夫婦,道出實情,向墨衷夫婦哀痛之余也為自己培養出的英雄感到驕傲。多年的等待之后,馬靖平終于決定和盛子鈺結婚。可就在此時,馬靖平卻因劉文舉的投誠在偽國民政府武夷山模范監獄與向瑞星重逢,為成全馬靖平和向瑞星,盛子鈺自動退出了這段無望的三角戀。時間流轉到六十年代,人到中年的司徒芬芳、陶七妹、林蕤、盛子鈺,重回云嶺陳家公房,為布置新四軍紀念館出謀劃策。遙想當年,已是著名作家的司徒芬芳、身為南京婦聯主任的陶七妹、追隨丈夫申漢成為政委辦公室主任的林蕤以及大學教授盛子鈺都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
新四軍女兵 第27集
聞訊的四個女兵都無法相信這一事實,一致決定去涇縣問個究竟,臨行前,四人將彼此最珍貴的物件捐獻給了新四軍紀念館。司徒芬芳、陶七妹、盛子鈺、林蕤四人輾轉打聽到馬靖平夫婦的現狀,原來有人懷疑向瑞星在被關押期間已經叛變,而馬靖平則受牽連被懷疑曾與國民黨勾結,破壞革命策反行動。四人因馬、向二人受到的冤屈義憤填膺,決心寫申訴材料為二人平反。四人分別,各自為馬、向二人奔走。仔細了解了情況的盛子鈺和司徒芬芳開始寫申訴材料,盛子鈺抓大方向,司徒執筆。完稿之后寄與身在南京的陶七妹,又由陶七妹將聯名材料寄往北京林蕤處。收到申訴材料的林蕤,本想求助于申漢,可礙于四人協定,最終放棄了讓正在病中的申漢出面的想法,還是依原定計劃向已是中組部局長的杜鐵英求助。對杜鐵英的敬畏使林蕤了采取曲線救國的方法。林找到鐵英丈夫啟明,熱心的啟明對林蕤所求之事一口答應。
新四軍女兵 第28集
陶七妹不放心馬家的兩個孩子,決定出一趟差把馬元和馬華接到自己身邊,面對自理能力較差的文曰白和三個年幼的孩子,陶七妹將自制的“生活備忘錄”交給了文曰白。陶七妹到達福州,卻沒有找到兩個孩子,打聽之下才知道兩個孩子已被送往廈門親戚家,陶七妹于是不顧假期限制遠赴廈門,誓要找到兩個孩子。沒想到,向瑞星表妹夫婦為了避禍竟將兩個孩子送到了孤兒院,氣不過的陶七妹對著忘恩負義的夫妻倆破口大罵。趕到孤兒院的陶七妹再次遭遇打擊,原來孩子已被閩南山區某果農收養。司徒芬芳以新四軍經歷為藍本的小說作品《青春太陽》一經面市便獲得廣泛好評,出版社決定加印二十萬冊,但司徒芬芳卻因馬靖平和向瑞星事件向吳主編提出改稿要求,不知就里的吳主編同意了。復旦大學中文系梅主任邀請司徒去演講,司徒自覺盛情難卻,便也不予推辭。在啟明的安排下林蕤見到了在中組部擔任局長的杜鐵英,聽聞馬、向二人落難之事杜的反應竟十分冷淡,回答也很官方,令林蕤心灰意冷。
新四軍女兵 第29集
司徒芬芳在復旦的演講非常成功,借著同學們的提問的機會,司徒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司徒芬芳的演講引來了一些領導的質疑,吳主編改變態度不贊再成司徒對《青春太陽》的修改,雙方互不妥協,《青春太陽》再版的事就此擱置。多次懇請杜鐵英幫忙未果,林蕤幾乎要喪失信心,但啟明的一封信卻又點燃了她的希望。司徒在三位老首長的教導下認識到,要從根本上解救馬靖平和向瑞星的就必須找到具體的人證和物證。因與安妮通信遭到組織懷疑的盛子鈺不顧個人安危來上海找到司徒芬芳,因為她也意識到了證據的重要性,并決定去找當年向瑞星入獄的直接見證人劉文舉。一番爭執,司徒芬芳最終答應由盛子鈺一人前去向劉文舉拿向瑞星并未叛變的證據。歷經千辛萬苦,陶七妹終于找到了馬元和馬華,帶著這對小兄妹離開了閩南山區。
新四軍女兵 第30集
陶七妹和馬元、馬華回到了南京,義薄云天的文曰白、陶七妹夫婦仔細安排了兩個孩子的生活起居令司徒芬芳感動不已。經多方打聽,盛子鈺終于找到了被戴上四類分子帽子改名劉知非的劉文舉。盛子鈺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終使劉文舉同意為向瑞星作證。二人共話當年,感慨萬千。完成任務的盛子鈺將材料交給陶七妹和司徒芬芳后便回學校接受審查,七妹、司徒都十分擔心,卻也無可奈何。馬靖平和向瑞星的事始終沒有起色,林蕤等人只得使出殺手锏——向申漢求助。七妹、司徒前去探望仍在住院的申漢,得知實情,申漢大發雷霆,責怪林蕤耽誤了這么長時間,并要求出院。申漢和林蕤司徒芬芳等人邊吃飯邊討論對策,當林蕤提到杜鐵英不肯幫忙時,申漢卻不以為然,認為杜鐵英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申漢約出杜鐵英、啟明、陶七妹、司徒芬芳等在頤和園見面,以賞春為由討論幫助馬靖平、向瑞星夫婦平反的事情。雖經申漢一再引導,杜鐵英卻似乎絲毫不為所動,申漢大怒,斥責鐵英,早已病入膏肓的鐵英暈倒在地。
評論加載中...
马会特供资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