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之吻 20集全

主演:
趙子琪何琳耿樂
導演:
穆德遠
類型:
電視劇 劇情愛情
地區:
內地
年份:
2007
一一之吻 第1集
情人節當天,姚一與男友陳曉陽在酒吧約會時因為小事吵架,任性的姚一一氣之下,甩手而去。陳曉陽無奈打電話找姚一,出租車上的姚一不接電話。酒吧內,楊一的手機響,楊一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機查看,手機屏幕上顯示出電話來自一個叫做騰爭光的人,楊一接電話,對方告知自己馬上就到,楊一接完電話,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門外,突然從沖出一輛速度極快的吉普。駕車的高超急踩煞車,刺耳的聲音蓋過從屋內傳出的音樂聲,響徹夜空。聽到聲音,姚一、陳曉陽以及路人們紛紛轉頭看向這一幕。吉普車最終還是將路人撞倒在地,車中的高超稍微猶豫了一下,汽車的速度慢了下來,就當中人以為車會停下來時,高超猛踩油門,吉普車急速的開了過去,眨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酒吧內的楊一透過玻璃窗看到這一幕,憑著記者的職業敏感,她迅速起身沖向門外。一輛緊跟吉普車后的黑色奔馳車停了下來。從車中下來一名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騰爭光,他匆忙來到路人跟前,檢查路人的情況。楊一與騰爭光將傷者送往醫院,
一一之吻 第2集
姚一和陳曉陽又一次吵架,陳曉陽氣急地說:“這回我先走!”陳曉陽丟下姚一,拂袖而去。被男朋友甩掉的姚一,回家對同母異父的弟弟多多大發脾氣,吳紅玉說了女兒兩句,姚一委屈得大嚷,把自己關到了屋子里。吳紅玉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姚一的繼父鄭大力回家,鄭大力是那種沒有學歷、文化程度不高、靠自己本事發家的男人,對婚姻的要求傳統而實際,因此娶了好脾氣的吳紅玉。他對前妻的女兒姚一在物質上盡力滿足,其它方面基本不聞不問,十分超脫。他帶回兩張周杰倫的演出票,本來想給多多和姚一一人一張,看到姚一在鬧情緒,就把兩張票都給了姚一,讓她和男朋友去看。姚一平靜下來,說:“我沒有男朋友了。”鄭大力毫不驚訝的安慰她說:“那就趕緊找,快點找,看能不能趕上這場演出。”吳紅玉讓丈夫別胡說。姚一不再生氣,心中釋然,決定把票留給弟弟。楊一和騰爭光見面,態度有些冷淡。騰爭光立刻感覺到了,詢問楊一,楊一鄭重其事地和騰爭光提出分手。騰爭光很吃驚,
一一之吻 第3集
對姚一心有歉疚的楊一找到郭先,向郭先解釋,希望他能替自己向姚一說清楚并且向她道歉。郭先安慰楊一,說姚一的繼父很有錢,丟了工作對她不是什么大事。郭先問起楊一和騰爭光的事,楊一對他說出內心的猶豫,想分手,但又分不開。姚一應聘新公司,高超發現姚一的簡歷表上父親一欄竟然是華訊公司總裁鄭大力,高超興奮異常。隨后,姚一也找到郭先,生氣的大罵騰爭光和楊一。郭先耐心的聽她講完,然后把楊一找過他的事告訴了姚一,并替楊一解釋。姚一氣沖沖地指責郭先,讓他以后不許再和楊一來往。郭先笑著答應了。姚一這時向郭先透露自己找到了新的工作,并且認識了一個叫高超的年輕人,長相英俊,感覺很好。郭先對姚一戀愛的神速表示佩服。郭先回到家,看到孟菲的小學同學吳征在家里。吳征對郭先很熱情,弄得郭先有些尷尬。吳征走后孟菲詢問兒子的意見,郭先不以為然。孟菲問兒子是否同意。郭先很了解母親,說:“這樣的問題以后別問了,什么時候你要和誰結婚,就要領結婚證的時候,
一一之吻 第4集
騰爭光對楊一去找何寧的做法很不悅,質問楊一,楊一很生氣,再次提出分手。騰爭光答應了。分手后的楊一十分難過。回到家,楊一的父母意外發現了女兒和騰爭光好,又氣又急。楊父更是痛心疾首,要找騰爭光算賬,被楊母拉住。父母質問楊一,楊一突然情緒失控,。楊父以斷絕父女關系相威脅,楊父把女兒趕出家門。被趕出家門的楊一站在路邊給騰爭光打電話,而騰爭光在家里依舊對楊一無法正常說話,楊一對騰爭光徹底死心。姚一和高超一起吃飯,有朋友打來電話,約姚一去酒吧喝酒,姚一讓高超陪他一起去,高超說自己有事,姚一不悅,高超為了安撫姚一,親自送她去酒吧。高超把姚一送到酒吧門口,然后離去。姚一走進酒吧,和朋友們相聚。朋友指給姚一看:“看,那兒有一個女孩兒,喝多了。”那女孩兒竟是楊一。楊一看到姚一不由上前拉住她,向她道歉,接著對姚一訴說心中的氣憤和傷心,甚至哭了。姚一對騰爭光解雇她的事耿耿于懷,立刻和楊一憤怒聲討騰爭光,兩個女孩兒一下子變得那么知心。
一一之吻 第5集
姚一把去騰爭光公司鬧事以及找何寧攤牌的事情告訴了楊一,楊一感覺自己雖然憎恨騰爭光,但是卻無心傷害何寧,也不希望看到她難過,姚一對楊一的態度有些不悅。何寧回家后和騰爭光談話。騰爭光為自己辯解,何寧咬牙沉默。姚一的媽媽吳紅玉得知楊一離家出走的情形,知道楊一的父母會很擔憂,勸楊一給家里打電話,說明現在的狀況。姚一讓媽媽別管,執意不給楊一家打電話。吳紅玉把楊一的情況和丈夫鄭大力說了,鄭大力立刻給楊一家打了電話。楊母找到姚一家,抱住女兒哭了。看到媽媽一臉疲憊焦急的樣子,楊一很受觸動。楊一回到家,一貫嚴厲的爸爸也向女兒承認了自己的態度粗暴,向女兒道歉。楊一答應父母再也不和騰爭光來往,再也不讓爸爸媽媽這么難過了。高超的工作和鄭大力公司的業務有關,高超與自己部門的人開會,姚一的座位緊挨高超,其他職員對此心照不宣。講話中,高超提到這次的項目需要找幾個理想的合作對象,其中便包括鄭大力的公司。姚一本來一直在研究高超的音容舉止,
一一之吻 第6集
與楊一深談后的何寧,再次質問騰爭光婚外戀的事,騰爭光仍然不承認。何寧告訴他自己已經和楊一見過面了。騰爭光一時語塞,只得承認了與楊一的關系,但仍然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何寧厲聲讓他住嘴。一向隱忍的何寧哭了。騰爭光也覺得愧對妻子,埋頭無語。姚一得知楊一和郭先見面,并且看見了郭先的媽媽,姚一聽到這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姚一聽了心里有點不對勁,對楊一越過自己和郭先密切來往感到不悅。楊一有所感覺,忙詢問姚一怎么了,姚一嘴上卻說沒什么。楊父看到下崗女工自殺的新聞,想到自己工廠即將面臨的改革,有些不安。高超和姚一在繼續交往。姚一與高超約會,但是高超說自己要回鄭大力公司開會,要先離開,姚一不悅,姚一忍不住說些刺話,說高超只顧討好鄭大力,忽視了自己。生性嚴肅且自尊的的高超覺得是對自己的侮辱。看到高超真的生氣了,姚一不由對他撒起嬌來。楊一的爸爸想把自己同事的兒子介紹給女兒。父母鄭重地和女兒談話,楊一對爸爸要介紹的人沒有興趣,
一一之吻 第7集
鄭大力得知姚一和高超準備結婚,提出給他們買一套房子。姚一很高興。姚一讓高超陪她一起看房子。她想買三居室的大房子,高超不贊成,只想買一居室。他希望以后靠自己的力量再買大房子。姚一反對說:“那要等到什么時候?”二人在房子問題上有所分歧。郭先接到楊一父母的電話,要請他吃飯。郭先不知所措,推說自己要出差,婉言拒絕了。郭先立刻打電話把此事告訴楊一,楊一夸獎他做的對。姚一打電話給郭先,約他見面。姚一把自己和高超關于房子的分歧一股腦說出來,非要郭先表態。郭先表示支持高超。姚一問為什么,郭先說:“你不就是擔心他是為了你爸爸的財富才和你好嗎?他這樣做說明他不是。”姚一無話可說,承認郭先的話有道理。郭先把自己和楊一之間發生的事告訴了姚一,說楊一的父母如何鄭重其事,讓他有點受不了。姚一開心大笑,鼓勵郭先和楊一好。郭先對此心存疑慮,不置可否。姚一問起楊一和郭先的關系有什么進展,楊一玩笑地說起自己的父母如何評價郭先,
一一之吻 第8集
吳紅玉沒轍,只好向丈夫求助。她跟鄭大力說起姚一和高超鬧別扭的事,鄭大力知道高超這一段工作都很忙,那天更是有事走不開,他不以為然地嘆道:“你這個女兒啊……”他欲言又止。吳紅玉問:“你想說一一什么?”鄭大力:“她怎么一點都不像你呢。”吳紅玉不由為女兒辯解,但也對女兒心存憂慮。楊一和郭先兩人關系慢慢發展著。兩個人彼此對對方的感情都有所提升。鄭大力在公司找到高超,以男人對男人的姿態勸導高超,讓他對姚一的小脾氣不要往心里去,男人的心放在事業上,其他的都是小事情,不必計較,事業成了什么都不成問題。高超很認同鄭大力的話。高超約姚一去看房子,姚一感覺高超服軟了,很高興,立刻答應了。楊一回到家,媽媽單位發了兩張電影票,楊母提議女兒和郭先去看電影。楊一遲疑,接過票來。姚一和高超一起來到新房子,姚一對著新房子一通暢想,對高超熱情而親昵。高超無意中說出鄭大力和他的談話,姚一感到不悅。她不由舊話重提,說了一些刺激高超的話,
一一之吻 第9集
姚一得知高超和她斷絕關系,受到很大打擊。她來到郭先家,向郭先哭訴。郭先替姚一去找高超。高超說出自己對姚一的看法,覺得這樣的女孩兒不適合自己,同時覺得她的家庭情況復雜,夾在鄭大力和吳紅玉之間太累了。郭先無話可說。郭先把自己和高超的談話告訴了姚一,他說得很婉轉,生怕刺激姚一,但姚一還是又傷心又氣憤。郭先安慰她,姚一撲到郭先懷里抽泣不止。楊一正好來郭先家找他,看到眼前的情形,轉身要走。姚一忙叫住姚一,向她解釋。三個朋友來到酒吧。姚一喝醉了。說了很多曾經和郭先在一起的細節,這些話讓在一旁的楊一感到一絲難受。郭先和楊一開始約會,楊一對郭先和姚一的關系有些疑慮,郭先解釋說自己和姚一從中學時就是好朋友。像哥們兒一樣。姚一得知高超卷走了鄭大力公司的股份和部分員工,姚一震驚,發現高超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愛過自己,為的只是鄭大力公司的那份股權。姚一去找高超面談。她的心理很復雜,姚一大受刺激,大罵高超。姚一的狀態一落千丈。
一一之吻 第10集
楊一和姚一見面,告訴她自己與何寧的相遇,以及上次看到騰爭光和另外的女孩兒子一起,她覺得很惡心,覺得騰爭光那么虛偽,同時也感嘆何寧的可憐。兩個女孩兒回想起各自戀愛的曲折,發出感嘆,但她倆都下意識向對方隱瞞了和郭先的親熱關系。正在這時郭先給楊一打電話,約她吃飯。楊一有些尷尬,說:“我和姚一在一起。”郭先說:“那好哇,咱們一塊去。”姚一不悅,推說自己沒時間。楊一也只好拒絕了郭先。兩個女孩的關系有了一些莫名的變化。姚一跟多多聊天,姚一跟多多提起,郭先和楊一約會的事情令自己有些不高興。多多把姚一的想法告訴吳紅玉,吳紅玉若有所思。吳紅玉從中學時期就認識郭先,不由覺得郭先這孩子性情溫和,和女兒似乎是合適的一對。郭先再次約楊一吃飯,楊一高興地赴約。二人聊得很盡興,下意識都不提姚一。姚一卻在這時給郭先打來電話,請他為自己辦一件事,其實是個借口。楊一用眼神暗示郭先不要說出自己,郭先果然沒有透露自己和楊一在一起,
一一之吻 第11集
吳征與孟菲打壁球,他小心地問起孟菲和那個年輕男人的約會。孟菲和他逗笑。這時楊一媽媽又來了電話,問孟菲是否和他們吃飯,孟菲略一遲疑,就答應了。放下電話她和吳征開玩笑地說自己要去代兒子判斷一下,并讓吳征陪她一起去赴宴。楊一發現電腦壞掉,發覺自己父母的所作所為,很是氣憤,自己幾個月來的工作全部丟失,楊一與父母大吵。清晨,楊一發現父親正在看有關電腦的書,心里一陣心酸,看著父親帶著壞了的眼鏡研究電腦,心里很不是滋味。郭先接到吳玉紅的電話,邀請郭先和她一家人到郊區度周末。郭先猶豫,吳紅玉十分熱情,郭先只得說到時候看時間。楊一給父親配了一副新的眼鏡,父女關系緩和。孟菲把和楊一父母見面的情形告訴了兒子,孟菲也不喜歡楊一的父母,直率地說:“不是一類人。”郭先沉默不語。楊一父母回到家,和女兒說了和孟菲見面的情形。楊父的態度尤其激烈,甚至指責孟菲不是正經女人。楊一嘴上替孟菲辯解,心里卻不是滋味。到了星期五,郭先決定拒絕吳紅玉的邀請。
一一之吻 第12集
何寧約楊一見面。何寧向楊一傾訴內心的痛苦,說自己不想再忍受下去,和騰爭光提出離婚,但騰爭光卻不想離婚,請求她原諒。何寧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楊一只是默默聽著,何寧感到她的不安和尷尬,解釋說,這些事既不能和家人說,也不愿讓同事知道,所以才找楊一傾訴。楊一問:“那你打算原諒他嗎?”何寧說:“你知道我已經原諒過他幾次了嗎?”何寧的痛苦使楊一倍感內疚,她鼓起勇氣向何寧道歉,為了自己曾經對何寧的傷害。何寧又感動又難過,忍不住哭了。兩個女人感到彼此的心貼近了。楊一向何寧訴說自己和郭先、以及姚一三人間的關系,她問何寧自己該怎么辦。何寧問她是不是愛郭先,楊一思忖,點頭,何寧感嘆:“愛就是痛苦。”郭先和姚一在酒吧喝酒。酒后的姚一對郭先毫無保留說了很多話,包括自己對楊一的嫉妒。郭先被姚一的坦誠感動……此時,在家等不到郭先回信的楊一,忍不住給郭先打了個電話。郭先在酒吧看到楊一的來電,猶豫要不要接電話。
一一之吻 第13集
姚一告訴郭先,她和幾個朋友計劃好去歐洲旅游,約郭先一起去。郭先猶豫不決。郭先問媽媽自己該怎么辦,孟菲并不回答兒子的問題,而是開導兒子:“二十幾歲的男人很多,可以說是大把大把的,到了三十幾四十幾,反而越值錢,選擇的余地更大。”郭先默默不語。孟菲干脆說出兒子完全不必為兩個一一而煩惱:“你可以再找小二,小三嘛。”郭先依然沉默。郭先到楊一的單位找楊一。楊一對他很冷淡。郭先問楊一為什么這樣,楊一指責他欺騙自己,自己不想再重蹈騰爭光的覆轍。郭先竭力為自己解釋,但解釋不清。楊一要和郭先斷絕關系,郭先不同意。二人糾纏不休。郭先給楊一打電話約會,楊一冷淡地說自己有事,故意回避見他。楊一給郭先發短信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希望兩個人都可以冷靜的對待這份感情,等待郭先的回答,然而,陰差陽錯,郭先遭遇了搶劫,手機和財務全部被盜。郭先接到姚一電話,要他陪她去為死去的生父掃墓,郭先答應了。姚一在父親的墳墓前說了很多話,甚至反省自己,
一一之吻 第14集
高超自己的公司開會,下屬向他匯報最近的幾個策劃案,高超對和一個國營工廠的合并案很感興趣,但是一方面聽說這個廠的廠長很不好對付,另一方面如果這個項目真的啟動,資金的周轉也是一個問題。楊一父母對楊一的生活狀態很是擔憂。楊一正在做關于國有企業改革的報道專題,剛巧采訪到高超公司,對于高超的改革理念,楊一很贊賞。晚上,姚一一個人回到家,越想越生氣,給郭先打電話。此時郭先剛到飯店門口,見到媽媽。孟菲接過電話問姚一來不來。姚一說:“不行,我加班。”姚一放下電話,翻電話本,想找朋友出去玩,看到了楊一的電話。她想了想,忽然給楊一打了個電話。楊一一個人在健身房鍛煉,接到姚一的電話很意外。短暫的尷尬之后,兩個女孩兒決定見面。她們倆自從姚一和郭先結婚后就再沒有見面,似乎已經絕交了。這回相見之下二人都極力表現得一切正常。姚一說郭先對自己如何好,楊一問姚一為什么沒要小孩兒,姚一說要享受二人世界。姚一關心楊一為什么不找男朋友,
一一之吻 第15集
楊一和高超見面,兩個人開始慢慢交往,楊一問起高超以往的戀愛經歷,高超避而不談。楊一卻提起姚一,說她是自己的朋友,高超這才承認自己曾經的那段戀愛,并表示對姚一的反感。高超也問了楊一的戀愛史,楊一隱瞞了和騰爭光的戀情。楊一又提起高超所提到的要與國有企業合并的工廠就是自己父親的工廠時,高超感到無比高興,高超表達了自己對楊一的好感。第二天,姚一下班之后回到了娘家,吳紅玉問起她的婚姻,姚一表現出對郭先的不滿,覺得自己要是單身貴族多好。姚一的不安份讓吳紅玉感到擔憂。吳紅玉勸慰女兒,說:“人不可能十全十美,郭先的脾氣好,讓著你,一個男人有一顆寬容的心很重要。”姚一不以為然。晚上,郭先在酒吧和同事喝酒。姚一往家里打電話,郭先不在,她又打手機,郭先沒有接,姚一急了,決定回家。郭先回到媽媽家。他告訴媽媽姚一今天回娘家,自己就不回家了。母子二人隨意聊了幾句,郭先有些喝多了,一個勁打哈欠,很快回到自己的房間睡了。
一一之吻 第16集
吳征接到自己的直屬上司,某部長的電話,說過一會還有一個飯局,希望吳征能過來參加。吳征連忙收起剛剛拿腔拿調的態度,恭敬的掛了電話。孟菲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快,但仍舊配吳征一起出席。在這一席上,吳征徹底放下了局長的架子,換上了下屬的臉孔,陪著笑說話。望著這前后截然不同的人,孟菲仿佛又看見了在美國時,自己前夫冰冷的回答。孟菲在內心嘲弄自己還是太過天真,原來天下的男人仍舊都是一個樣,你永遠弄不清真實的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在回去的路上,吳征看著孟菲不冷不熱地態度,心里忐忑,幾次張口,有幾次把求婚的事情咽了下去。孟菲什么也沒說,兩個人就這樣到了家。楊一和高超約會,二人談起對婚姻的看法,楊一感到高超是那種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對婚姻和愛情看得比較淡。約會時高超接到公司的電話,為了工作他丟下楊一離去。獨自一人的楊一感到不悅。姚一回家,吳紅玉告訴女兒,多多近來情緒不正常,肯定有什么事,但是不肯告訴她,希望姚一和弟弟談談。
一一之吻 第17集
高超的屬下到楊父廠子接洽合并案的事情,被脾氣暴躁的楊父趕出來。楊父告訴來人,自己廠子里有好幾百張嘴等著吃飯,自己不能沒有良心。高超對公司與工廠的合并案進展不順利很是不滿,大發脾氣。姚一和郭先在家里互不說話,僵持著。姚一忍不住了,先開口和郭先說話。郭先的態度依然冷淡。姚一的火氣又竄上來:“我主動和你說話,你還愛搭不理的,憑什么!”郭先說:“你不是說要和我離婚嗎?”姚一:“你想得美。”郭先:“我想什么了?”姚一翻舊賬,說郭先原來就想和楊一好,現在一直惦記著她,郭先忍不住說出楊一有男朋友了,是高超。姚一愣住,沉默片刻,忽然問:“你怎么知道?”郭先語塞。這下姚一知道了郭先和楊一確實有來往。姚一十分氣憤。姚一約楊一見面。楊一承認自己和郭先的來往,弄得姚一反而無話可說。姚一問起高超,楊一把自己和高超的關系說得很好,姚一聽了心里不是滋味,忍不住說了高超的壞話,刺激楊一。楊一為了氣她,向她透露了郭先對婚姻的失望。
一一之吻 第18集
吳紅玉來看女兒,發現女兒胃口不好,嘔吐,她問姚一會不會是懷孕了。姚一愣了。晚上姚一拿出醫院的化驗結果,告訴郭先自己懷孕了。郭先呆住。二人談話,說出對婚姻的失望,說到動情處姚一哭了。郭先很難過,伸出手臂抱住她,姚一靠在郭先的懷里哭了。郭先情不自禁地說:別哭,哭對胎兒不好。姚一失聲痛哭起來,夫妻二人暫時和解了。姚一給楊一打電話,告訴他自己懷孕了,并請她到家里來玩,楊一答應。姚一告訴郭先請楊一來玩的事,郭先有些別扭,但也不好說什么。姚一和郭先上街,姚一看到可愛的孕婦裝,買了好幾件。楊一讓高超陪自己去姚一家,高超斷然拒絕。楊一把姚一和郭先的情況告訴高超,高超表示不感興趣。高超與楊一談起今后的生活,高超提出見見楊一的父母,楊一的心情很復雜,又欣喜又猶豫。楊一來到姚一家。在楊一面前,姚一有意和郭先撒嬌,郭先尷尬。楊一把高超要和自己父母見面的事告訴姚一和郭先。楊一走后姚一責怪郭先對自己不夠親熱,郭先忍不住質問:“你為什么要請她來,
一一之吻 第19集
吳紅玉叮囑女兒懷孕的種種注意事項。姚一心不在焉地聽著。吳紅玉有所感覺,詢問女兒怎么了,姚一說沒怎么。吳紅玉告訴女兒,不管夫妻間有什么問題,有了孩子一切就好了。懷孕的姚一在家中什么事也不干,全靠郭先照顧她,郭先很疲憊,當姚一想要跟郭先親熱郭先疲倦,姚一挑刺,郭先不由問她:“你愛我嗎?”姚一說:“廢話,不然我干嗎給你生孩子。”郭先發現自己不知道姚一是否愛自己。姚一回問同樣的問題,郭先也無言以對。姚一問郭先是否還想要這個孩子,郭先回答:“不是你想要嗎。”姚一感覺郭先并不想要這個孩子,于是提出自己要做人流。姚一來找楊一,讓她帶自己找何寧做人流。楊一驚訝,問她為什么。女孩本能的脆弱,讓姚一忽然敞開心扉,表達了自己心中的懊悔,以及對郭先的種種不滿。楊一不由反駁,舉出郭先的種種優點。姚一沖口而出:“你這么喜歡他,你和他好唄。”楊一臉色變了,說自己和高超都要結婚了。姚一不由哭了,委屈地說:“為什么你能和愛的人結婚,
一一之吻 第20集
鬧過之后二人進行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深入交談,二人說出內心的想法,姚一之所以老鬧,老拿楊一做文章,其實是因為她不愛郭先,不滿足不甘心,其實他們當初不該結婚,他們適合做朋友,而不是夫妻,兩人決定離婚。姚一走進婦產科的手術室,楊一和郭先看著她。郭先流淚。一年以后,三個人都有了新的生活。下班的楊一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一看就是一個過得不錯的單身貴族。電話響了,是一個男人,楊一問:“你是誰?”對方說:“你真的聽不出來嗎?”楊一聽出了是騰爭光。楊一愣住。騰爭光喂了兩聲,楊一:“你有什么事兒?”騰爭光說自己什么事兒也沒有,只是問候一下。楊一問:“你怎么知道我的電話?”騰爭光說何寧告訴我的。騰爭光約楊一星期四一起吃飯。楊一遲疑。騰爭光說:“你忘了星期四是什么日子了嗎?”楊一略一思忖。騰爭光向楊一示好,并告訴她自己已經和何寧離婚了。楊一掛了電話。郭先回到了單身生活,和媽媽住在一起。兩個人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孟菲對郭先的狀態很擔心。
評論加載中...
马会特供资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