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發 更新至56集

主演:
張雪迎李治廷經超
導演:
李慧珠
類型:
電視劇 愛情古裝
地區:
內地
年份:
2019
白發 第1集
夜幕下,一名黑衣少女被追擊,雖然接連擊潰數人,但還是被突然出現的天仇門門主林申掐住脖頸,暈了過去。少女醒來,發現自己身在西啟皇宮,見到的所有人都告訴她,她是西啟容樂公主,因頭部受傷失去了記憶。西啟之主容齊對容樂溫柔和善,作為皇兄答應要幫容樂恢復記憶。然而,看著自己掌心上的繭,容樂對自己的身份實則存疑。侍女泠月告訴容樂,她是因為不想和親才逃出宮的。幾日后,容齊帶容樂去茶室,說那是容樂以前最喜歡的地方。容樂熟練地泡起了茶,容齊則撫琴彈奏,琴聲中氣氛溫馨安寧。
白發 第2集
盡管西啟一再強調容樂公主是啟皇最疼愛之人,但此時黎王無憂竟臥于床榻之上,被無郁帶人抬到殿上,無禮至極。無憂當朝拒婚,嘲諷臨皇拿婚約做交易,把兩邦命運寄托于女人裙帶,容樂卻不卑不亢,有理有據地將無憂駁斥一番,并突然提出半年之約,若到時候無憂心意不改,就轉嫁他人。無憂并無興趣,臨皇卻果斷答應下來。下朝后,臨皇找到無憂,希望無憂能放下對自己的怨恨和成見,無憂卻冰冷地說北臨的繼承人是太子,讓臨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白發 第3集
容樂再次喬裝偷溜出府,女扮男裝來到了行樂之所香魂樓,見到名動京城的沉魚姑娘,卻說要跟沉魚做一樁交易,說有辦法幫沉魚離開這座背后是太子勢力的花樓,以此交換沉魚作為秦永案后人的秘密。此時,喜歡游戲人間的無郁硬要拉著無憂來看自己的心上人沉魚,容樂便教沉魚在跳舞時故意觸碰無憂,無憂震怒。容樂現身為沉魚解圍,無憂一眼認出這個男裝之人是茶樓的少東家漫夭,對漫夭一再故意出現在自己面前心生懷疑。漫夭拿出了趙大人留下的雀紙,說要以此物交換沉魚性命,無憂卻突然提出,只有漫夭肯用她自己的手交換,才肯饒沉魚性命。兩人試探對峙,就在漫夭欲揮劍砍手之時,無憂終是出手阻止。
白發 第4集
此時恰逢云貴妃忌日,臨皇到思云陵追思故人,卻發現太子正在此地故作姿態祭拜云貴妃,只得暫且原諒太子。臨皇走入陵中,卻聽到無憂在云貴妃冰棺旁發誓,說自己絕不會像母親一樣隱忍求全,只想恣意而活。父子二人因當年往事再次爭執,臨皇辯解自己當年是被苻鴛下藥才害了云貴妃,無憂卻指出若不是臨皇貪戀權勢,就不會招惹苻鴛,害云貴妃一生痛苦。無憂心中煩悶,卻不知不覺來到攏月樓。漫夭為無憂煮茶,勸解他應當放寬心境,兩人品茶對弈,不自覺中感到心意相通。此時突然再次出現一群極其訓練有素的殺手行刺,混亂之中,無憂觸碰到了漫夭,驚訝地發現自己沒有產生任何痛苦的反應。無憂困擾不安,轉身離去。
白發 第5集
清晨漫夭醒來,聽到救自己的人撫琴,漫夭聽出琴聲清揚中的滄桑之意,令傅籌對她心生好奇,兩人匆匆別過。無憂沐浴時仍不自覺回想起與漫夭的親密接觸。無郁為了測試無憂,無憂仍不可避免地想起幼時親眼所見母妃被父皇殘忍殺害的畫面。老師孫繼周意圖讓女兒孫雅璃與無憂多多接觸,無郁替無憂推搪。傅籌班師回朝,臨皇嘉獎傅籌平定南境有功,順勢提出要將南境三州交給黎王管理,這一決定令太子頓感不安。太子授意余文杰從攏月樓抓走了漫夭,攏月和沉魚等人,想把黎王遇刺一事嫁禍給攏月樓的人。漫夭等人被關押到北臨的大牢內,余文杰和太子逼迫她們認罪畫押,太子還意圖非禮漫夭。無憂終于趕到出手,救出了漫夭并警告太子。
白發 第6集
容齊雖重病嘔血,卻仍關懷遠在北臨的容樂。公主府內,容樂察覺到泠月和蓮心恐怕有問題,囑咐蕭煞嚴加查看。皇后想著撮合容樂和無郁,臨皇指責無憂與民女漫夭糾纏不清,逼迫無憂必須在與西啟公主約定的半年內找到《山河志》,如此才肯答應他重啟贍民變法,自主婚事。無郁偷拿了無憂府中所藏的"十里香"酒,試圖借助"十里香"套漫夭的話,好在無憂及時趕到帶走了漫夭。酒醒的漫夭發現自己被無憂帶到了河中心的竹筏之上,兩人泛舟河上,靜謐美景終讓漫夭暫時放下防備。夜晚時分,無憂看見岸邊一眾官兵在打撈河中浮尸,認出其中一具尸體是賣官案所涉的另一重要人物馬侍郎,漫夭則感慨亂世爭斗,無憂堅定說自己絕不會讓漫夭受到傷害,兩人共騎一匹馬奔馳而去。
白發 第7集
無憂帶著漫夭回到了黎王府,還借故把她留在府上,千方百計不讓她走。無郁帶著馬侍郎的尸體來黎王府,希望他能主持公道,無憂因當年秦永一案朝中官員的腐朽不作為而失望灰心,不愿理。無郁氣沖沖跑到東宮興師問罪,卻被太子派人制住。漫夭借棋作比,點明無憂應從眼前此案出發,不負堅持,方能徹底改變時局。無憂決定在多年后重上朝堂。傅籌獻計說無憂可按軍法行事,立下軍令狀,以七日為期查清沉船賣官兩案,否則按軍法論處。一直被留在王府的漫夭對無憂的態度有所松動,明白無憂雖外表冷淡,但實則至情至性。無憂府中突然運進了大量的宮廷密檔,漫夭與蕭煞到屋頂上夜探,聽到線索。無憂發現有人在屋頂偷聽,好在兩人及時返回房中。無憂心生疑慮,故意來找漫夭,借送安神香之名看望她,卻似乎什么也沒發現。
白發 第8集
漫夭得知之前救自己的這位公子竟是衛國大將軍傅籌,但傅籌卻故意說錯兩人相遇的地點,漫夭有疑,但仍替傅籌遮掩。容樂讓攏月去調查一下傅籌,并讓蕭煞跟她去追無憂。余文杰先找到了李志遠,幸好無憂及時趕到。李志遠趁亂逃走,蒙面的容樂攔住他追問《山河志》的下落,得知可能藏在秦家的密室里,說罷他被突然射死,無憂也中毒箭昏了過去。容樂為無憂吸掉了傷口處的箭毒,無憂在模糊中看不清她的臉。容樂把消息寫信告知了容齊,同時表示對無憂的欣賞,容齊似有不悅。蕭煞當場捉拿了私會男人的蓮心,還搜出了蓮心暗藏針灸之物,并在手上留下了打開密箱鎖的痕跡,蓮心百口莫辯。容樂心中不忍同意讓蓮心跟那個男人一起離開北臨。秦家舊宅,即如今的余家塢堡,余尚書五十大壽這日,沉魚帶著漫夭應邀前去獻藝,漫夭借口偷進宅院深處,卻不料被機關困住。
白發 第9集
無憂在余世海的壽宴上將從當票追蹤來的賣官案名冊打開在眾人面前,余文杰欲以漫夭的性命相要挾,好在冷炎在傅籌侍衛項影的相助下,及時救出了漫夭,才沒有讓余氏父子的奸計得逞。容樂和攏月夜闖余家堡,引起無憂和無郁的關注,兩人在逃脫之時遺落了一個鉤子,無憂懷疑西啟的人也是沖著《山河志》而來。為了再次探查塢堡地形,漫夭此時借口送茶葉來此地找無憂,帶漫夭游覽此院試探漫夭。無憂暗示漫夭,不會在意她的身份,但漫夭卻始終因自己的責任和使命不敢承認應允。
白發 第10集
太子對傅籌極盡拉攏,傅籌對必須與太子虛與委蛇而感到厭煩,于是來到攏月樓,漫夭開解傅籌心境。無憂到攏月樓找漫夭,得知傅籌在心生不滿,恰巧遇到了孫雅璃,便故意邀請雅璃一起闖入,并委婉警傅籌不要對漫夭動心思,提醒漫夭離傅籌遠一點。無憂和無郁懷疑容樂和漫夭或許是同一個人,強行把泠月假扮的容樂帶去了攏月樓,并差點借機就把假容樂的面具摘下,泠月卻偽裝表現得十分鎮定,打消了他們的懷疑。容樂得知容齊要親自來北臨看她,欣喜不已。臨皇擔憂和親之時遲遲未定,影響兩地結盟,去勸無憂答應和親,無憂仍然毫不妥協。容齊來到北臨,兩邦訂盟。
白發 第11集
狩獵當天,容齊見到了無憂,夸贊他是皇妹容樂的良配,無憂卻譏諷容齊愛妹之心是假。容齊與傅籌眼神交鋒,似有交易。攏月收到了緊急命令,得知有人要行刺容齊,容樂擔憂只身一身潛入狩獵場。無憂看到自己的鷹梟梟在空中盤旋,知有西啟細作入了他所設圈套,便策馬追去。無憂循著鷹找到了漫夭,并擋住了傅籌等人。無憂向漫夭傾訴自己的真心,表示不在乎她是西啟細作的身份,兩人緊緊相擁。容齊提出他可以幫容樂解除婚約,容樂許諾定會找到《山河志》,再跟容齊回家。
白發 第12集
一場聚集了北臨王侯公子的宴會上,假容樂公主現身,漫夭發現自己不認識這個與自己極其相像的替身。臨皇讓假公主自行選擇夫婿,傅籌起身求親,臨皇大喜賜婚,漫夭驚訝萬分。臨皇獨自召見了無憂,臨皇答允無憂重啟變法。容樂回到公主府后,偷聽到容齊和傅籌密談,得知兩人幾年前便有勾結,容樂指責容齊欺騙利用自己,容齊翻臉,怒斥她與無憂糾纏不休,會給西啟帶來危機。容樂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容齊籌劃好的,自己只是一顆棋子而已,傷心離去。
白發 第13集
攏月找到了容樂,無憂來到攏月樓找漫夭,漫夭在他懷里痛哭起來。黎王府的漫音閣內,無憂對漫夭傾訴真情,漫夭被無憂的雄心壯志和深情蜜意所感動,兩人相擁而眠。漫夭將《山河志》放在了似在熟睡的無憂枕下。漫夭醒來后,卻無意間聽見門外的無郁對無憂說,無憂早已發現漫夭似乎有《山河志》的線索,此前種種都是刻意引誘,并讓她陷入情網,最終心甘情愿獻上《山河志》。漫夭聽罷憤怒現身,無憂承認尋找《山河志》確是他的計劃,但自己把她比看得《山河志》更重要,漫夭不再相信,傷心離去。
白發 第14集
領舞女子稱自己是來自天香樓的舞女痕香,太子被其迷住,而戴著面具的容樂卻發現這痕香就是大殿上替她選夫的替身。宴席上的酒香令無憂臉色遽變,太子卻借這據說失傳已久的"十里香"酒,重提秦永獻酒導致被滿門抄斬的舊案,無憂深受刺激,悲憤離去。傅籌對容樂表示自己已應諾替她打發走了無憂,希望容樂也能回報自己。回到公主府,容樂發現府中原來她熟悉的人已全數被換掉,容齊要求容樂把《山河志》交出來,容樂騙容齊說必須以攏月沉魚等人的安全做交換。
白發 第15集
容齊更命人當場殺死了暴露眾人行蹤的小唯,用沉魚泠月的性命逼迫容樂必須嫁給傅籌,容樂悲憤答應。婚禮將至,無憂突然意識到漫夭其實就是容樂。將軍府內,無憂現身闖入,想要當場摘下新娘的面紗。傅籌制止無憂,兩人出手交鋒。此時容樂竟親手扯下了面紗,讓無憂死心。無憂出動自己隱藏的勢力修羅七煞,最終強行帶走容樂。臨皇得知震怒,卻不料無憂竟帶著容樂反困在思云陵中,令所有人不敢入陵打擾。容樂說兩人既然從未真正真心相待,又何必勉強再在一起。見容樂心意已決,絕望的無憂只有請求容樂在陵內陪他最后三天。
白發 第16集
三日之后,無憂最后一次向容樂許諾,今后寧負天下也絕不負你,但容樂仍是含淚離開。無憂死心,打開了陵中機關。苦苦在陵外等待三日的眾人,看到陵中走出的容樂儀容不整,更是一片嘩然。臨皇看見容樂果然就是漫夭,極為震怒,甩了容樂一記耳光,并懷疑她另有目的,要處置容樂。傅籌替容樂求情,無憂也從陵中出來,主動承擔罪責,又決然回到陵中,臨皇無奈作罷。傅籌帶容樂回將軍府,欲完成合巹之禮,容樂直言她跟傅籌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夫妻。傅籌對容樂吐露自己的真心,表示之前的事情他不再追究,希望容樂能記住自己將軍夫人的身份,并許諾容樂,若一年之后容樂對他還是這般心硬,自己便同意與她和離,放她自由。
白發 第17集
將軍府內,傅籌耐心地向泠月詢問起容樂的喜好,贏得泠月好感。東宮內,太子妃得知太子要給痕香辦壽宴,氣的摔碎了傅籌送來的禮物,太子再次斥責太子妃。傅籌又是撫琴又是搜羅了各地好茶想討容樂歡心,這時項影來報太子要為新納的香夫人辦壽辰,容樂懷疑痕香身份目的,主動提出愿意陪傅籌一同前往,傅籌喜悅不已。泠月照例端來慣常喝的藥,說容齊仍在派人送藥,容樂懷疑這藥可能并不是治她頭痛的藥。容樂帶著藥渣去找沉魚,請她找人查一查,她懷疑自己可能并非是什么西啟公主。臨皇賞賜將軍府青州貢品金絲棗,看到此物容樂便想起了無憂,神色惆悵。
白發 第18集
沉魚查了藥渣,但是藥并無什么問題。容樂疑心傅籌與痕香私下勾結,便讓沉魚再去調查痕香。痕香壽宴之事驚擾了臨皇,皇帝為此呵斥了太子,太子不以為意。昭蕓特意帶著金絲棗來向容樂道謝,還讓容樂教她寫字,場面很是歡樂,傅籌見此不忍打擾。傅籌收到啟皇的信件,信上問起容樂的近況和《山河志》的消息。傅籌命項影親自前去南境調查無憂境況。青州府邸內,無憂整日只與自己下棋,無郁勸他應當振作起來。項影到青州后,催促青州士族領袖鄭英對付無憂,預備煽動叛亂。無憂收到臨皇密信,囑咐他詳查歷年南境叛亂不斷的原因。痕香和傅籌私下會面,提醒傅籌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沉魚查到的只是痕香放出的假消息,說痕香來自西啟,身份未明。
白發 第19集
無憂平定青州有功,孫繼周勸他應當回京爭奪儲君之位,無憂借口說自己只想留在青州,試探孫繼周和孫氏一族的真心。無憂點破雅璃是假意相伴,雅璃請求無憂帶自己回到京城。太子妃找到皇后,控訴太子的諸多荒唐舉止,臨皇恰好聽到,震怒無比。將軍府內,容樂,昭蕓和泠月開心地放著煙花,傅籌甚感欣慰。容樂三人歡快地包著餃子,嬉戲玩鬧,傅籌來找容樂,容樂只得邀請他一同用膳,夜色下傅籌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溫暖安寧。傅籌將自己與西啟的信件全數燒盡,為了容樂決心與西啟斷絕往來。同時,容齊在西啟似乎病癥更重,太后趁容齊昏睡時竟突然想把他掐死,但又不忍,放下一瓶藥后離去,身后容齊睜開眼睛。
白發 第20集
喝醉的傅籌緊拽著容樂不肯松手,容樂無意間發現傅籌的肩上有著可怕的傷痕,聽到傅籌夢中叫母親,容樂心生同情。青州府邸出現天仇門殺手刺殺無憂,被無相子帶著修羅七煞斬殺。宗政玄明親自去青州請無憂回去,無憂答允,當著眾人的面,無憂故意表現的同雅璃十分親密。無憂讓無相子留下來繼續查訪孫氏在南境的動作,自己帶著冷炎先行回京調查太子。傅籌質問痕香太子刺殺無憂一事,痕香反問起傅籌對容樂的感情是否影響了他的判斷,惹得傅籌憤怒離去。痕香憶起兩人并肩作戰的往事,悲傷不已。
白發 第21集
二人再次重逢,無憂拉過容樂的手就離開。傅籌快馬加鞭地趕往清涼湖,在路上遇到太子和痕香的車輦,痕香意識到傅籌對自己不聽命令十分憤怒,只好打道回宮。清涼湖上,無憂和容樂靜靜地坐在竹筏上,相顧無言。容樂親自為無憂包扎傷口,無憂吹起陶塤,一切仿若回到昨日。傅籌見此場面,憤恨不已。得知紫衣男子就是鎮北王,容樂心中已清楚一切,知道西啟欲派人刺殺鎮北王,而傅籌又為了自己的目的,借容樂來擋過這場刺殺,心生涼意。竹筏靠岸后,傅籌關切起容樂,容樂并不領情。臨皇和無憂因此事更加確定傅籌與西啟暗中勾結。臨皇決意要同宸邦結盟伐尉,無憂反對,認為當務之急還是先清除內亂,休養生息。
白發 第22集
傅籌對容樂心有愧疚,親自把藥端去給她,容樂自知被利用,根本不愿理會。傅籌乞求能得到原諒,二人激烈爭吵,容樂突然頭痛發作,大夫診治之后依舊昏迷不醒。昭蕓靠在無郁懷里,惋惜無憂和容樂有情人難成眷屬。傅籌不眠不休親自照顧容樂,只求容樂能早日醒過來。昏迷的容樂又夢到了余家堡,突然間猛地驚醒。沉魚前來看望容樂,容樂對沉魚慨嘆自己太天真,本以為這將軍府會是她的歸宿。
白發 第23集
宴會這天,太子故意設計無憂和容樂,引兩人到同一個房間,用迷香下藥,企圖污蔑他們做出茍且之事。正當太子想要強行闖入捉奸之時,傅籌攔下了太子,傅籌提出自己的內子,還是自己親自查比較合適,太子只得答應。待傅籌走到屏風后,發現容樂衣衫完整,沐浴水中,再仔細一看,無憂憋著氣藏在水中,但也穿戴整齊。傅籌雖猜到此乃太子故意設計陷害,但見此情形,不免羞憤交加。容樂滿眼懇求,傅籌內心掙扎,強作鎮定,遮掩圓場,并不惜暗中用太子的秘密威脅,終擋住了太子等人。命人將容樂送回府后,傅籌狠打了無憂一拳,厲聲警告無憂離容樂遠一點。無憂則提醒傅籌不要再把容樂置于險境。
白發 第24集
無憂找到了寧千易,二人以杯中之酒作賭,無憂贏得了一個讓昭蕓自己做主的機會,千易答應。無郁找到昭蕓,深愛彼此的兩人不顧一切決定私奔。待無憂和寧千易到來時,得知昭蕓私奔,千易大怒,求見臨皇,說自己絕不會同意將昭蕓讓給一個不顧她名節,不負責任的人,并突然提議要傅籌去追回二人。昭蕓和無郁在逃亡路上相依相偎,但傅籌很快便帶人追上,傅籌更借此對無郁大打出手,暗藏殺機,無郁受傷,隨后無憂也很快趕到,雙方人馬僵持不下。為了保護無郁,昭蕓終于下定決心,主動提出跟傅籌回去。
白發 第25集
無憂勸解昭蕓,昭蕓卻懂事地反過來開解無憂,讓無憂不要放棄對容樂的感情。容樂和孫雅璃來到驛館,雅璃不小心扭了腳,請來的大夫帶著學徒前來查看,誰知那學徒就是痕香假扮。趁容樂離開而昭蕓獨自在房間時,痕香裝扮成容樂的模樣騙開房門,意圖刺殺昭蕓。慌亂中,昭蕓打翻了燭臺,驚動了隔壁的容樂和孫雅璃,容樂撞見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又一個"容樂",兩個"容樂"打斗起來,無憂此時趕到,卻輕易認出了真正的容樂。
白發 第26集
可兒跟沉魚和泠月回了攏月樓,容樂得知可兒是蕭煞流落在外多年的妹妹,還是容齊一直在找的神醫"雪孤圣女"的徒弟。蕭煞回到攏月樓,得知是容樂幫忙解救可兒,十分感激,告知容樂此前一直監視她也是因為妹妹性命被容齊控制,自己不得已而為之。可兒給容樂診脈看病,告知容樂其實她一直身中巨毒,才會頭痛失憶,而此前容齊給容樂定期服用的藥只是抵抗毒性的解藥。
白發 第27集
容樂走進思云陵,無憂卻只讓她對母妃云貴妃的冰棺行禮,隨后將"七絕草"和一柄玉扇交給容樂。容樂回府,以"七絕草"入藥,救可兒性命,蕭煞感激不盡,對容樂宣誓效忠。無郁卻告訴容樂,這"七絕草"是云貴妃在世時,為救無憂費盡心思尋來的,剩下的一半后來一直被保存在冰棺中,是云貴妃給無憂最珍貴的遺物,而那柄墨玉扇,則是無憂調動無相子手下的無隱樓的信物,是他給容樂的保護。
白發 第28集
傅籌當面提出異議,表明自己對容樂的心意,不愿同容樂和離,容樂卻接受了臨皇和離的提議,傅籌痛苦絕望。將軍府內,就在容樂寬衣之時,傅籌突然闖入,質問容樂與無憂的種種,說無論臨皇還是容樂,每個人都不在意自己,只為了無憂傷害自己,意圖強吻容樂,容樂拼命反抗,二人決裂,容樂說按約定,三個月后,他們彼此再無瓜葛。孫雅璃見傅籌落魄十分心疼,抱住傅籌傾訴心意,傅籌仍不領情。
白發 第29集
無憂果然帶著《山河志》前來救容樂,沉魚一語道破了容樂和無憂之間的真情,道出了這分別的時日里,容樂對無憂的深情思念,無憂毫不猶豫地選擇用《山河志》換取容樂的平安。沉魚帶《山河志》離開,而經歷了生死考驗的容樂和無憂深情相擁,互許真心。容樂回將軍府要給傅籌最后的交代,結束兩人的一年約定,回府后傅籌聽到容樂只想離開他的決絕之語,下令將容樂軟禁,還以泠月和蕭可的性命相要挾。次日,無憂得知了消息,火速闖入傅籌府要人,傅籌不肯放人,兩人都毫不退讓,再次交手。
白發 第30集
將軍府內,容樂神容愈發憔悴,蕭煞決定再去找容齊拿藥,以便尋救容樂之法,同時發現了傅籌同宮內禁軍有來往,甚至還秘密接見軍中將領。容樂懷疑傅籌圖謀不軌,便偷偷潛入他的書房,竟發現了京城的兵力分布圖,容樂努力把地圖內容記憶了下來。正當傅籌要走到書房時,泠月借口容樂暈倒了,成功將他引去了容樂的房間,容樂這才沒被發現。傅籌向太子進獻龍袍,誘惑太子聽從自己的安排,說臨皇此次親征是為了分頭殲滅他們,為今之計只有取而代之。痕香也旁敲側擊地慫恿太子謀反,太子沉浸在了即將得到皇位的喜悅中。
白發 第31集
容樂偷聽到傅籌意圖謀反,并差點被傅籌發現,好在項影及時將她帶走。容樂吩咐項影帶著軍力分布圖去南境通知無憂,自己則親自前去軍營,將一切告知臨皇。伐尉大軍的營地內,林申假扮的假傅籌和臨皇一同用膳,臨皇在用膳后卻突感頭暈。假傅籌離開后,容樂趕到軍營,進入臨皇的軍帳,向他稟告了京中局勢已經發生異變,有人要勾結太子,趁機造反。假傅籌聽聞容樂來了營地,直直地就闖入臨皇的軍帳找人,好在臨皇及時讓容樂躲了起來。假傅籌頓時翻臉,眼神陰冷,一把掐住了臨皇的脖子,命人搜查軍帳。
白發 第32集
天仇門內,傅籌抓了禁衛向統領,向他道明真相,說自己就是當年被臨皇下令追殺了五年的孩子,后來他僥幸存活,在戰場上又拼殺十年才走到今日,就是為了向臨皇等人復仇,隨后傅籌命天仇門人處死了向統領。太子對傅籌控制自己十分不滿,想要反抗,不料一直守衛太子的天仇門人都倒戈相向,稱傅籌為少主,連痕香居然也是天仇門的人,太子這才明白一切都是傅籌計劃,驚惶失措。假傅籌追到了容樂,正準備殺了她以絕后患,此時真傅籌得到消息,火速趕到才救下了容樂。傅籌指責林申不該動手殺了臨皇,還警告林申,掌控兵馬的人只會是他傅籌,林申不悅。
白發 第33集
傅籌在門外聽到容樂說自己命不久矣,情急闖入,逼問容樂。容樂承認自己中毒已深,性命攸關,傅籌哀痛,說愿意為容樂放下仇恨,放棄報仇,只要容樂愿意和他離開這里,與他共度余生,容樂說會考慮。將軍府內,傅籌醉酒吟詩,痕香假扮的容樂來到傅籌身邊。傅籌深情地對著假容樂傾訴衷腸,暢想未來,深情擁抱。次日,傅籌醒來,才發現與他同床共枕之人并非是真正的容樂。此時,容樂正撞見到了兩人衣冠不整,傅籌追上容樂欲解釋,容樂卻說,自己考慮過了,若傅籌真能放下仇恨,她的余生可以陪伴傅籌,但心只會屬于無憂。傅籌憤怒不甘,不愿忍受無憂永遠存在于兩人中間,必須除之而后快,終于決定讓痕香代替容樂去執行計劃。
白發 第34集
容齊只說是來與容樂敘舊喝茶,并帶來了容樂最愛的三種點心。每塊點心之下都壓著一張字條,代表了他給容樂的三個承諾,一是許她明日見到無憂,二是許她順利離開將軍府,三是許她一年性命無虞。容樂半信半疑,容齊竟不惜自己先分食了半塊。在容齊溫柔的目光下,容樂不知為何竟再次相信了他,吃下了容齊剩下的半塊點心。容齊非常認真地對容樂說,希望她記住,要得到最大的幸福就要經受世間最大的苦難,沒有什么比活著更重要。容樂突然感到一陣眩暈,發覺自己還是被容齊所騙。容樂暈倒在容齊的懷中,容齊將她帶到了天仇門,換走了痕香裝扮的假容樂。
白發 第35集
傅籌稱自己不需要無憂以命相抵,只要無憂當眾跪下向自己投降。無憂暗中安排無郁將外圍的南境士兵撤走,隨后向傅籌下跪投降。傅籌向在場的士兵譏諷無憂是個為了女人便拋家棄國的無用之人,把解藥丟給了無憂。因毒藥之故,容樂將眼前的無憂看作仇人,竟用匕首接連刺了無憂兩刀。無憂忍痛仍把解藥喂給容樂,拼死保全她的性命。容樂在血色中清醒過來,看到無憂在她眼前閉上了眼睛,容樂悲痛欲絕,滿頭的烏發寸寸變白,發出了嘶啞的哀聲。傅籌突然意識到紅帳內的人并非痕香,而是真正的容樂,驚痛不已。而在暗處看著這一切的容齊,手中緊緊握著被容樂摔碎的平安玉,鮮血直流。容齊的馬車離開北臨時,林中的太后交給了容齊一瓶藥,容齊服下。
白發 第36集
傅籌來到森閻宮中,對已是自己階下囚的無憂發泄自己多年以來的仇恨痛苦。無憂明白原來當年也是苻鴛在秦永所獻的十里香酒中下了蝎寒散之毒,才令臨皇如當日的容樂一般將親近之人視作仇人,失手殺死了云貴妃。無憂譏諷傅籌果然是苻鴛的兒子,為了一己私仇罔顧無辜之人的性命。傅籌則要無憂經受自己每年所受的穿骨之痛,令無憂痛不欲生。暗處,竟還活著的臨皇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臨皇痛苦不堪,林申卻得意地讓臨皇記住這兄弟相殘的一幕。
白發 第37集
容樂裝作對傅籌感嘆兩人過往,令傅籌失去防備,被蕭可的藥粉放倒。容樂從傅籌身上取到令牌,狠心割袍斷義,表示與傅籌從今以后只有恨。蕭煞拿傅籌令牌到森閻宮中,讓守衛放無憂離開,出宮途中遇到落魄的孫雅璃,無憂答應帶孫雅璃一起出宮。宮門外,無憂帶著修羅七煞與守衛一番廝殺,成功逃脫。危急關頭,孫雅璃被無憂所救,無憂甚至為此受傷。孫雅璃對無憂的仁心義舉暗生傾慕。
白發 第38集
神思恍惚的傅籌聽到瘋婦人在喊著自己的小名,終于認出那無端闖入的瘋婦人是自己的母親苻鴛。知道母親并未在當年大火中身故,只是神志不清,傅籌驚喜又悲痛。傾盆大雨中,母子二人相擁痛哭,傅籌感到過去遺落的仿佛失而復得。朝堂之上,傅籌借原皇后之命,宣布要繼承皇位,卻因既無遺詔又無玉璽,遭到禮部楊惟等臣子們的一致反對。傅籌心有不服,只得許諾自己將不稱太子,不登龍位,只以攝政王的身份理政,待一統北臨后再行稱帝。自此,無憂與傅籌南北相望,雙方對峙,戰事暫時平息了下來。
白發 第39集
一年后,南境施行贍民變法,一派繁華安寧景象。無憂與容樂在郊外放紙鳶,無憂剪斷紙鳶的線,為容樂祈禱無災無病平平安安,容樂懷疑雖然這一年多自己奇跡般沒有毒發,但無憂是否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蕭煞和泠月也已經甜蜜幸福地在一起了。無憂借收養地震災后的孩子,再次求容樂嫁給自己,容樂要無憂再等一等,待一切太平安定,或許她就會忘記當日紅帳所受的屈辱。
白發 第40集
容樂與無憂在街頭微服私訪,正因眼見南境百姓安居樂業而喜悅時,聽到有人傳言白發妖孽之說,兩人到別山居茶樓查訪,正聽到說書人正在編排說黎王府中的王妃正是白發妖孽。此時店小二突然故意用茶壺挑落了容樂的斗笠,容樂的一頭白發露出,引發一片慌亂,而店小二此時突然倒地暴斃,更是令民眾覺得容樂就是妖孽。緊張之際,無憂及時出手制住了說書人,項影也現身相護。項影告知容樂,他一年來在江湖行走,發現天仇門銷聲匿跡,到南境時他聽到白發妖孽的傳言,才停留在此查訪,認為此事并非天仇門所為。
白發 第41集
孫繼周約見南境士族蔡大人,暗示他白發妖孽的傳言可做文章,并對已心思松動的女兒雅璃表明,只有雅璃嫁給無憂成為王妃,孫氏在南境的地位才能穩固,利益才能得以保證。冷炎向無憂稟報,說書人在獄中暴斃,懷疑是青州朝中之人動手。此時雅璃突然求見無憂,對無憂表明心意,并緊緊抱住無憂。聽泠月之言來請無憂用膳的容樂在外看見,失望離去。泠月追問容樂心意,容樂感嘆說沒有想到雅璃會把感情寄托在無憂身上,但容樂相信她與無憂的感情。無憂來找容樂,被泠月借口擋住。
白發 第42集
孫雅璃借口生病,留在了王府內蕭可的住處。趁夜,雅璃孤身來到無憂書房,見無憂已被自己之前所贈的安神香迷倒,于是寬衣解帶,躺到無憂身邊。第二天早晨,雅璃醒來,發現無憂已衣容整肅離開,于是故意制造響動令侍女們都發現自己在無憂床上,引發議論。孫繼周帶著雅璃到容樂處請罪,說雅璃既已與無憂有肌膚之親,那么容樂就要接納雅璃,容樂拒絕,并說自己只信無憂。無憂也是態度堅定,將孫繼周父女逼走后,無憂告訴容樂,自己當年在花燈夜上寫下的誓言,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兩人情比金堅,緊緊相擁。無憂取出一瓶名為"逆雪"的藥,暗中下定決心,要不惜一切,不會讓容樂再受任何傷害。
白發 第43集
苻鴛收到孫繼周求助信件,原來白發妖孽一計,是苻鴛假借傅籌之名授意孫繼周所為。容樂闖入空無一人的無憂書房,發現"逆雪"藥瓶碎片和掙扎血跡。蕭可不得不告訴容樂真相,原來無憂不惜服下此藥減壽十年,也要讓自己同容樂一般白頭,讓容樂從此無人敢質疑。無憂在北營面對群情激憤的士兵,拿出了孫繼周制造謠言,與傅籌勾結的種種人證物證,說服士兵妖孽傳言不實,將孫氏一網打盡。無憂掀開斗笠,露出自己的一頭白發,說若容樂是妖孽,自己就與她一樣,打消眾人顧慮,此時得知真相的容樂趕來,感動流淚。
白發 第44集
容樂與無憂在夜深人靜時對月而拜,對天地許諾結為夫婦永不離棄。無憂說以后一定會補容樂一個婚禮,二人在紅帳之后終于克服陰影,共赴云雨。次日大殿之上,群臣向白發的無憂和容樂下拜,容樂正式進入青州朝堂參政。無郁將再次前往邊境羅家軍中歷練,臨行前與無憂容樂在水邊遙祭臨皇和云貴妃。無郁勸說無憂應盡快奪得先機與傅籌決一死戰,無憂卻說自己必須等到最好的時機,才能最大程度減少對百姓的傷害。
白發 第45集
無憂欲殺傅籌,痕香從隱身處放暗器傷到容樂,同時有人放火,一團混亂中,無憂保護容樂,傅籌趁機逃脫。項影注意到放暗器人的手法,知是痕香,也飛身去追。無憂不顧火情,返回火中將血烏帶走。回到王府,無憂對容樂突然神色冷淡,只下令冷炎在南境全境通緝傅籌。容樂借蕭可給無憂送湯,借藥名向無憂表達"望君諒解"之意。無憂對容樂說,他生氣的并不是容樂見傅籌,而是容樂又一次背著自己以身涉險。容樂將兩人白發相結,許諾無憂不會再有此事,從此同生共死,兩人和好。
白發 第46集
無憂追上傅籌,二人一番廝殺,傅籌重傷,卻堅持說自己并不知道孫繼周的陰謀與思云陵坍塌之事。此時容樂追上,不愿讓無憂背上殺害兄弟的罪名,堅持要自己動手,卻被趕來的苻鴛阻攔。苻鴛取出無憂母親云貴妃的骨灰盒,要交換傅籌性命。無憂悲憤不已,只能答應,誰知傅籌離開后,盒上機關打開,漫天骨灰飛灑在雪地之中,渺無蹤跡,無憂吐血暈倒。馬車上的傅籌回頭見此悲慘景象,震驚于苻鴛手段狠辣,苻鴛卻怪傅籌為了一個女人孤身涉險,她一個母親只能用此方法才能救兒子。此時痛苦的臨皇從馬車暗格后沖出,傅籌不忍再見慘狀,堅持要回去看看。
白發 第47集
無憂不告而別,帶兵到邊境,欲不顧一切起兵向傅籌報仇。宗政玄明來問容樂為何不愿從青州向邊境給無憂增兵,容樂告知玄明如今南境缺馬的嚴峻問題,并指出如今不是開戰的時機。玄明信任容樂,答應為她保密。容樂想到了一些計劃,寫信托付蕭煞務必交到無憂手中,臨行前蕭煞答應泠月回來后就求娶她。苻鴛再次催促傅籌出兵,傅籌卻自信說只要無憂先動手就必敗。南北邊境無憂的軍帳中,羅植和無相子也認為無憂不能倉促出兵,無憂和無郁卻因父母大仇不肯再忍。此時容樂的信到來,無憂閱信,心中掙扎。
白發 第48集
清晨侍女們進房為容樂梳洗時,突然發現竟有個男人和王妃同床共枕,大驚失色,容樂此時蘇醒,發現春泥不見了,那男人卻在言語間暗示自己是容樂情人。孫雅璃此時闖入見此情況,大叫大嚷說容樂背叛了無憂,一時間門外下人聚集,議論紛紛,都說王妃不堪寂寞養了男寵。早朝上,朝臣指責容樂不顧顏面,泠月替容樂作證,卻并無真憑實據,說守夜的春泥可以作證,春泥卻失蹤了。侍衛來報,王府井中發現春泥尸體,那"男寵"卻當堂將嫌疑更為引向容樂。為表公正,玄明主動要親自去容樂房中搜查。
白發 第49集
昭蕓與容樂無意中看見一個女官進入了寧千易從不允許他人進入的書房,昭蕓心中吃醋。容樂趁夜進入寧千易書房尋找,卻突然被人從身后攬住,原來無憂竟也隨她潛入此地。此時真相大白,原來容樂早已發現泠月有問題,并好奇幕后之人究竟想做什么,于是決定假裝與無憂反目,以身涉險前來探查,她在寫給無憂的那封信中就要無憂答應此計。寧千易書房內林申現身,將盟書交給寧千易,要他為苻鴛辦事。林申走后,書房密室打開,卻走出了沉魚。原來沉魚是宸邦人,原名叫作洛顏,戰亂中為寧千易所救,派她到北臨奪取《山河志》。
白發 第50集
容樂發現昭蕓被寧千易保護得很好,對陰謀之事一無所知。此時寧千易邀容樂一起去赴傅籌與容齊的宴會,容樂本欲推辭,但聽到傅籌也是要買戰馬時便欣然答應。因意外發現林申蹤跡,容齊放棄了見容樂的機會。宴會上,只有傅籌對容樂十分關心,而容樂則故意在傅籌面前表現得被無憂傷透了心,喝得大醉,令傅籌對兩人鬧翻一事深信不疑。寧千易故意勸容樂與傅籌重修舊好,逼得無憂現身宴會,與傅籌針鋒相對,而寧千易又借賣馬一事挑撥,讓無憂與傅籌對彼此的恨意更深。
白發 第51集
林申設計將無憂傅籌引到擎天閣,眼見窗中映出容樂身影,此時忽然發生爆炸,將兩人炸飛。無憂和傅籌醒來后只找到容樂遺物,皆以為對方害了容樂,于是大打出手,都身受重傷。此時容樂卻突然現身,制止二人,告知他們其實是一母所生的雙生兄弟,傅籌震驚。原來容樂此前被容齊藏在自己房中,聽到林申交待了傅籌的身世。見計劃不成,林申被迫現身,說出當年傅籌的胎記從小就被自己割掉了,而一切的計劃就是從小培養傅籌向自己的親兄弟復仇。此時寧千易的人向眾人射箭攻擊,林申趁機逃走。
白發 第52集
就在千易寧可不顧昭蕓,也要攻擊眾人之時,宸皇及時率兵趕到制止。沉魚拿出苻鴛和寧千易的結盟書指證了千易的全部罪行。見大勢已去,寧千易服毒自盡。此時容樂暈了過去,經診斷才知她竟是有喜了。無憂驚喜,傅籌卻在懸崖邊想起自己過往種種罪過欲絕望自盡,眼前卻仿佛看見了云貴妃的面容。無憂亦到此與傅籌沉默相對,良久傅籌放棄死意,猶豫片刻將臨皇還活著的消息告知無憂。容齊用劍將自己的手割破,將自己的血喂給昏睡著的容樂。無憂趕到,容樂醒來,得知自己有孕也是十分欣喜,容齊悵然離開。
白發 第53集
容樂自孕后一直嗜睡,一日竟久睡不醒。容樂醒來后,蕭可替她診脈,病癥之嚴重使得蕭可不知如何向容樂坦白,她驚慌地借故離去,無憂和容樂面露驚疑之色。可兒不知如何是好,撲在無郁懷里哭,無憂在一旁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原來容樂所中的是天命之毒,而此毒唯一的解法是將毒引到孩子身上,兩條性命只能選其一。無憂叮囑二人不要告訴容樂,但可兒一直心不在焉的樣子令容樂生疑,也逼問她關于孩子和解毒之法。知曉真相,容樂告訴無憂自己不愿用孩子的生命來交換自己的性命,無憂卻說要先保全容樂的性命再另想他法,兩人爭執不下,痛苦萬分。
白發 第54集
無郁前去找蕭可,可兒鼓起勇氣對無郁表白,兩人互許心意。漫音閣內,無憂發現容樂已經帶著《山河志》不辭而別,甚是擔憂容樂的安危。原來此前項影將痕香囑托的鈴鐺交給了容樂,容樂見到熟悉的鈴鐺,便答應去見痕香。在痕香隱居處,痕香道出了容樂模糊記憶中的一切,兩人姐妹相認,激動地擁抱在一起。痕香向容樂慨嘆,父母大仇至今未報,怨恨臨皇令秦家分崩離析,容樂告知痕香天仇門和苻鴛才是真正陷害父親秦永的仇人,而無憂和傅籌其實是云貴妃的雙生子,痕香聽罷震驚不已。
白發 第55集
暫無簡介
白發 第56集
暫無簡介
評論加載中...
马会特供资料站